我們的開始…..

分類: 我們的故事

我先生是從小就跟著爸爸媽媽移民到美國!而我是高中的時候到美國留學,然後大學畢業後工作。我和老公認識有幾年了,但是我們交往的時間很短。在2010四月我們決定結婚,因為有很多朋友都告訴我們不是我們想要寶寶就可以有,所以我們決定婚後開始試,然後順其自然。就這樣隔一個月(五月底)我自然懷孕了(沒有吃任何藥)。

 

 
在懷孕的初期我有點出血,所以我們決定去看醫生。第一次醫生幫我照超音波說看不到胎兒,然後和我說應該是流產了,但是為保確定醫生要我去抽血。幾天後我回診,抽血報告證明了我還是懷孕的,所以醫生又幫我照了一次超音波但是還是看不到胎兒,然後醫生和我說我應該是子宮外孕,並安排好我下一次的門診做人工流產(因為子宮外孕對母體是非常危險的).
我當時和她說我不要做人工流產!我想在等一下!就這樣子過了一個禮拜我又回診,而這次的超音波終於看到了胎兒!當時我整個人像是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一樣的輕鬆。(這時我懷孕第7週)

懷孕第9週我開始例行產檢。到了醫院醫生幫我照了超音波看了一陣子然後告訴我:恭喜你!你懷了雙胞胎!當下,我和老公非常的開心,想說我們真是幸運在兩的家族都沒有任何多胞胎的基因下能夠懷上雙胞胎!不過也因為之前經歷了許多波折我們決定要換醫生。

雙胞胎

到了懷孕第11週我和老公去看了新的醫生,在照超音波之前我們和醫生說我懷了雙胞胎!醫生就開始照超音波可是她在看超音波的表情並不是很好,一下子她請另一 個醫生進來然後她們討論一下才開口說“你懷的是三胞胎不是雙胞胎”我和老公當時都很驚訝,又開心又害怕想說應該還是可以handle的。這時醫生把我們叫到房間和我們說懷三胞胎是很危險的對媽媽和寶寶都不好,包括早產兒的所有風險但當時我們決定不減胎.因為三胞胎在美國算是屬於高風險妊娠所以醫生必須把我 轉到史丹佛附屬的兒童醫院(Lucile Parkard Children Hospital)因為那裡有高風險妊娠的婦產科醫生。

三胞胎

第一次到史丹佛附屬的兒童醫院,醫生幫我做了一個更仔細的超音波(這時我懷孕第12週)。那時以為一切都沒問題所以並沒有請老公陪我。記得醫生在幫我做超音波時和我說,既然是自然懷多胞胎,她得要確定我沒有多懷一個。她花了快20分鐘仔細的檢查,突然說“啊,我找到你第四個baby了“我當時是真的害怕了。就當我正在看著四個像是蝌蚪的小生命時,幫我做超音波的醫生跟我說你一定要減胎,這太瘋狂了”聽她說完我當下就哭了!

我們家四位由上到下 Sasa, Nana, Audrey, Emma

我和老公在接下來的兩週,一直在考慮到底要不要減胎(醫生說最慢16週以前要決定),奇怪的是,就在這兩週我進了急診室,兩次都是因為子宮出血!尤其是第二次我出血的很嚴重,在去醫院的路上我和老公說,如果這一次baby們都活著而沒事的話我就不減胎了。因為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一直在想減不減胎,所以我的子宮會出血。好險 baby們最後都沒事!就這樣我們決定給他們四個人都有一個機會生存, 如果她們早產或因為任何事而無法生存,那我會告訴我自己和baby“媽媽真的盡力了”我想既然老天爺讓我自然懷了她們那我就讓老天爺決定!

我繼續上班到18週開始安胎,因為我的子宮開了兩公分。我在家安胎了到快23週轉到醫院繼續安胎。就這樣子我三餐都在床上,一個禮拜洗一次澡還有打不完的針。 就在這麼唯一的一晚老公決定回家睡覺時, 我的羊水在清晨破了. 醫生緊急幫我打了針希望能暫緩我子宮收縮,但是baby們早已等不及了(我的子宮已經開了6公分). 那是醫生還說在準備剖腹產的過程中,如果卡在子宮口的baby要出來的話,可以先自然產一個,其她的剖腹產!(其實卡在子宮口的那個就是emma,所以她出生的時候頭部有瘀血,她也比audrey更有大姐的風範喔)

我們家emma!原本是老大的她變成第二!

就在10月21號2010年的這一天,我們的四千金誕生了(26週,剖腹產)
Audrey670克, Emma860克, Natalie810克, Isabelle 610克

我永遠都記得和女兒們的第一次見面!在還沒生孩子之前,我對於當媽媽和懷孕有很多的期待和幻想,就像一般女人一樣,希望可以享受懷孕過程,吃愛吃的東西,shopping baby的東西,上yogo class..等等. 再加上生產的那一刻, 老公可以幫baby剪臍帶, 我們可以聽baby的哭聲, 和第一個抱著baby享受著當媽媽的感覺! 然而這些都不是我所經歷到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baby們出生時,我講的第一句話是”baby們有沒有呼吸!?” 我當時有多麼擔心我和她們的第一次見面也是我們的最後一面.

剛從恢復室回來看baby!
第一次摸baby(這是Nana)

在FB上很多人問我減胎的事,也有人說我很有勇氣不減胎,其實我真的覺得減不減胎都需要相同的勇氣!因為我們要面對的都是未知數!不管大家做甚麼決定,絕對都是以小孩子和媽媽的健康為考量!我們是真的很幸運至少她們的腦部沒受傷。

第一次抱著四個

部分插圖來自於“我の四千金

 

臉書留言